第三百二十一章 冤家路窄
    第三百二十一章冤家路窄

    秦昕从储物袋中取出两块低阶灵石递了过去,笑着说道:“那就请仙子给在下随便介绍一下摘星楼内场馆内的分布情况就好了。”

    小芹脸上喜色一闪而过,面带微笑的接过灵石后,脆生生的道“多谢公子。”

    她还真没想到秦昕会这么干脆,而且说话还这么客气,虽然纳灵期修士来这里的不多,但是一般纳灵期的修士一听到光陪着走一圈就要两块低阶灵石,脸上的表情就会立刻阴沉下来,有的甚至还会直接讨价还价的只付一块低阶灵石。

    在摘星楼里她们这些冶叶是得罪不起顾客的,也绝对不能跟顾客争吵,有时候为了不挨罚,一块低阶灵石也只能认了。

    甚至有些无理取闹的连一块低阶灵石都想赖掉不给,遇到这样的修士真是让人头疼不已,这也是纳灵期修士没人愿意接待的最主要原因。

    而眼前这位公子非但没有跟他讨价还价,说话还斯文客气,看来似乎还还很好相处的样子,而且还长得如此俊俏。

    小芹心情大好的将两块低阶灵石收好,然后笑道“公子这边请,咱们一边走,婢女再一边给公子介绍一下拍卖会场的分布,您看行吗?”

    “行,那我们从哪条路走呢?”秦昕摸摸下巴,看着眼前的数个路口问道。

    “嘻嘻,公子咱们就从最左边这条路走起好了。”小芹轻笑一声,一边朝那条通道走去,一边介绍道“摘星楼一共有七层,层层交易的东西也不大一样,咱们所在的第一层主要是以买卖消息为主,实力出众的一共有六个地方,个个消息准确,童叟无欺。

    从咱们现在走的这条路过去,前面有‘听风’、‘东捱厅’这两处有名的买卖消息的场所,而刚才中间那条通道可以直达‘究根处’和‘问鼎坊’等几处,再往右边那条道可以前往‘西察院’和‘寻息间’。

    摘星楼光这第一层总共就有九大转,四十九个主弯道,不熟悉的人是很容易走错方向的。”

    “九转?四十九个主弯道,?光第一层就这么大,要是一个人乱走还真的很容易转圈子,走冤枉路呢。”秦昕惊叹道。

    小芹似乎很受用秦昕惊叹的表情,嘻笑道“嘻嘻,公子其实也不用担心的,因为别看这里的通道很多,但是这里路路相同,而且有一定规律可循,所以不管怎么走,只要多花点时间,都能走回到这里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秦昕点头道。

    心中暗赞摘星楼设计精巧,而她们这些治叶枝条想得到还真挺周到,虽然两块低阶灵石贵了点,但是自己什么也不懂,多一个向导似乎也是件好事,省得自己瞎走乱闯的,浪费时间不说,若是再不懂规矩惹出什么乱子来,就比较麻烦了。

    这里既然能买卖消息,那炼体术的消息想必一定能在这里买得到,只是,他记得传功后院的孙师叔说过,炼体术被修仙者当成是异教邪术,曾劝他要是想得到炼体术的消息最好是暗访,切务张扬。

    他得好好思量一下,等拍卖会结束后,要怎么样暗访一下炼体术的消息。

    “秦昕?居然还真的是你?你一个纳灵期的晚辈是怎么进来的?”秦昕正思量间,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刺耳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这声音又尖又细,阴阳怪气的,秦昕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那个和苗宛菱在一起的光头大汉在说话。

    秦昕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他,无奈的转过身去,果然说话之人正是那位苗宛菱嘴里的祝师兄,只是苗宛菱却并不在他身边,既然见面了玩是笑道“祝师兄好。”

    光头大汉一只手拿着一块艳丽的手帕,轻轻擦着额头,另一只手拥楼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异常复杂,有愤怒,也有懊恼,更多的则轻蔑和不屑,瞪着秦昕,仿佛想一口将他吞了一般。

    前几天在双首雷鹏上这个秦昕让他在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面前吃了瘪,虽然当时像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难受,但是因为搞不清对方的修为,所以没敢轻举妄动。

    可是没想到他却在摘星楼看到秦昕,再一看秦昕的确是纳灵期八层的修为,就知道自己那天是被这小子给唬住了,因为他很清楚,在摘星楼的禁制下,任何掩饰修为的功法、灵器或是法器都会失效。

    一个纳灵期八层的弟子居然把自己一个融元期的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而且还是在自己最心爱的人面前丢人,这怎么能不让他既羞且愧。

    搞明白这件事后,祝洛明恨得牙根直痒痒,暗自后悔的想道“妈的,自己可真他娘的胆小,早知道这家伙真的只有纳灵期的修为,就应该在进摘星城前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一个纳灵期的小子,老子可以随便将他直接踩在脚底下随便蹂躏。”

    祝洛明本以为自已看穿了秦昕的修为,他会心虚的低声下气讨好自己,可是却没想到他非但没有低眉顺目反而还居然以师兄相称,火气更大,不由的大声吼道“什么?你个没礼貌的狗东西,你他妈的一个纳灵期的小辈有什么资格敢这样称呼本大爷?”

    他这一声吼,一下打破了四周的平静,许多人都纷纷侧目朝这边投来询问的目光,就连他怀中浓妆艳抹的少女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祝洛明却并不再意,只是一个劲的盯着秦昕仿佛一只斗鸡一般。

    秦昕其实知道,修仙界以实力为尊,见了比自己修为高出一个大境界的修士,怎么说都应该称他一声前辈或是师叔才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到祝洛明娘娘腔的样子,听到他说话的那种阴阳怪调的语气,就有些心烦,所以才明知故犯的叫了他一声“祝师兄”。

    祝洛明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又吼又叫的,而且还口出不逊,让他心中更是有些不忿,但是他的表情却并没有改变,仍然顾做不知平静的问道“祝师兄,我这样称呼你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也怕犯‘祟’?非要让我叫你一些不好听的?”

    传说‘祟’是一种小鬼,专吃小孩,虽然它没有眼睛,但是耳朵却异常灵敏,听到谁家叫自己的小孩,它就会顺着声音找到那个小孩,并悄悄缠在那小孩子的声体里,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将小孩子的脑子吃掉。

    小孩死得样子很惨,一般被人们称犯‘祟’了,所以一般人家在孩子出生后,都会给孩子起些难听的小名,如“狗子”、“粪蛋”、“傻猪”、“驴子”、“猪娃”等,就是怕犯‘祟’。

    秦昕小时候的小名就叫“狗儿”,但是等孩子稍微大一些后,这些小名便再也不会有人叫起了,因为这儿话对大人来说就相当于骂人的话了。

    犯‘祟’的事祝洛明当然也知道,秦昕这么说虽然没一个脏字,但他这样说无异于就在骂祝洛明“猪、狗、畜生”等。

    “你……小兔崽子……”祝洛明明显没受过这种气,被秦昕轻描淡写的这么一句话差点气得背过气去,动手吧,在这里他又不敢,反驳吧,一时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指着秦昕嘴唇和手气得直哆嗦着。

    祝洛明怀中浓妆艳抹的少女见此情形,连忙一边轻抚着祝洛明的胸膛,一边没好气的教训秦昕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怎么这么没规矩?难道不知道修仙界以实力为尊吗?你应该叫大爷一声前辈才对,看把大爷给气得,还不快给大爷磕头赔罪?”

    说完话又讨好般的对祝洛明道“大爷,快别跟这种没素质的乡下小子一般见识了,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你跟他计较什么呀?”

    “飘飘姐……”小芹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就想替秦昕打个圆场。

    “我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浓妆艳抹的少女还未等小芹说完,小脸一沉,眼睛一瞪的说道。

    小芹微微一愣,嘴唇微动,却不敢再说什么,一脸委屈的低下了头。

    秦昕本来还算心平气各,可是一看小芹的样子,心中没来由的心中一阵火大,心中暗道,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两人倒是绝配。

    他将头高高抬起摆了个用鼻孔看人的姿势对浓妆艳抹的少女毫不客气的说道“什么大爷不大爷的?你承认他是你大爷,可是不我却不承认,要磕头赔罪也是你磕头赔罪,我可没嫌工夫陪你们在这里瞎扯。”

    说完后,秦昕一转头对小芹柔声说道“小芹,不用理他们,咱们走。”

    “你……”浓妆艳抹的少女正是那个在厢房中不愿意出来的飘飘,她听秦昕这么一说,脸一下就被气红了。

    在摘星楼,飘飘虽然长得不是最漂亮的,但是她却和这里的鸨姐占着亲戚关系,所以她一直被鸨姐推为头牌,有什么好活都先让她上,大家也知道这层关系,所以都让着她。

    一来二去的,她也就越来越趾高气扬、嚣张跋扈,对其他冶叶枝条也是指手划脚,想骂就骂,因为有后台撑腰,所以她也根本就没将纳灵期修士放在眼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