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吃里扒外
    “娘亲,顾玖那个死丫头反了天,竟然敢给你气受。我去找她,非将她揍一顿不可。”

    三姑娘顾玥怒气冲冲,替生母谢氏抱不平。

    谢氏心头高兴,面上却故作严肃,怒斥道:“放肆!说过多少回,不管是人前人后,都要称呼顾玖为二姐姐。就算只是做表面功夫,也要给我做到家。”

    顾玥吐吐舌头,挽着谢氏的手臂,靠在她身上,“娘亲,女儿知错了。女儿也是不忿二姐姐竟敢如此嚣张,心里头替娘亲委屈,一时着急才会说错了话。”

    “你啊!”谢氏伸出一根手指头,在顾玥的额头上戳了一下,眼中满是宠溺。

    顾玥只比顾玖半岁,她一出生,谢氏就被扶正。

    因此,谢氏对顾玥极为宠爱。直言她是自己的福星,旺家旺母。

    顾玥仗着宠爱,说话行事颇有些肆无忌惮。

    “娘亲,女儿给你请安。”

    等到三姐姐同娘亲说完话,四姑娘顾珊才上前请安。

    谢氏神情淡淡的,“珊儿来了,都坐下吧。”

    “谢娘亲!”

    顾珊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

    顾玥嘀咕,“二姐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然敢闹这么大。”

    谢氏冷哼一声,顾玖这个贱人,先让她得意几天。

    紧接着,两个少年走进上房。

    一个是六少爷顾琤,一个是八少爷顾珙,都是谢氏亲生。

    顾珙是个半大少年,一进门就嚷嚷道:“娘亲,是不是顾玖给你气受?我去将顾玖打一顿。”

    谢氏头痛,顾珙和顾玥简直是一个脾气。

    她板着脸,怒道:“顾珙,你给我安分点,忘了你父亲的板子吗?”

    一提起父亲的板子,顾珙顿觉臀部两瓣痛得厉害。

    他急忙收敛脾气,弱弱道:“儿子只是不满二姐姐闹这一场,害得母亲没脸。”

    谢氏欣慰,“知道你是心疼娘,但是你不可乱来。这件事,我自有分寸。”

    顾琤关心道:“娘亲,无事吧。”

    谢氏看着最优秀的儿子,心中自有一份得意。

    她说道:“二丫头闹这一场,也好!趁机将几个蛀虫清理出去。”

    顾琤问道:“娘亲需要儿子怎么做?”

    谢氏微微一笑,不愧是她的儿子,又稳重又聪明。

    她问道:“课业做完了吗?”

    顾琤点头,“已经做完了。”

    谢氏说道:“你父亲这会正在外书房,你和珙一起,带着课业去见你父亲。记住,除课业之外,旁的事情一字别提。不要让你父亲失望。”

    顾琤点头应下,“儿子明白,儿子这就去见父亲,定不会让父亲失望。”

    顾珙不明白,“娘亲,为什么不让我们在父亲面前提起旁的事情。二姐姐闹得这么大,难道不该给她点颜色看看。”

    谢氏狠狠瞪了眼顾珙,恨铁不成钢,“胡闹!你是男儿,到你父亲跟前告姐妹的状,很有出息吗?

    好好跟你哥哥学学,做事多动动脑子。只要你们两兄弟的课业没问题,你们父亲一高兴,自然能消气。”

    “娘亲说的对,八弟,随我去见父亲。届时,你不可乱说话。”顾琤很有兄长的派头。

    谢氏连连点头,眼中闪过满意之色,顾琤不愧是她最得意的儿子。

    顾珙有些不服气,却也识趣的没有开口,跟在顾琤后面,出了上房。

    顾玥说道:“等父亲消了气,娘亲一定要狠狠责罚二姐姐。”

    谢氏笑了笑,没有说话。

    顾珊放下茶碗,说道:“娘亲,光是靠两位哥哥就想让父亲消气,怕是还不够。女儿以为,今晚最好安排白姨娘伺候父亲。”

    “四妹妹,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让娘亲安排白姨娘伺候父亲,你安的是什么心?”

    顾玥极为恼怒,大声指责顾珊。

    顾珊神情淡淡的,“三姐姐息怒,我这也是为娘亲着想。李婆子是娘亲的陪嫁,她犯下那样的大错,父亲震怒,甚至迁怒到娘亲身上。

    这个时候,要紧的是如何让父亲消气。白姨娘聪慧灵秀,知情知趣,由她伺候父亲,再好不过。旁的事情,暂时不用计较。”

    顾玥指着顾珊,“你怎么知道靠着六哥八弟,不能让父亲消气。你以为就你聪明吗?还让白姨娘伺候父亲,你分明就是吃里扒外。”

    顾珊低头,遮住眼中的怒火。

    她深吸一口气,朝谢氏看去,“娘亲,女儿绝不是吃里扒外。女儿是真心替娘亲打算。”

    谢氏面色平静,“我知道,珊儿有心了。”

    谢氏一直都知道,女儿顾珊很聪明,甚至聪明得过了头。但是谢氏不喜欢。

    两个女儿都在为她打算。

    顾玥没有提出半点有用的建议,但是谢氏却觉着很贴心,很欣慰。女儿为她着急,生气,甚至扬言要教训顾玖,显得很冲动,却也是真心孝敬她。

    而顾珊,冷静理智,即便建议很中肯,却让人感受不到半点感情。

    顾玥担心地看着谢氏,“娘亲,你真要让白姨娘伺候父亲吗?那个女人……”

    “什么那个女人,那是你父亲的妾,你得叫一声姨娘。”谢氏心头憋火,语气有些重。

    顾玥嘟着嘴,“女儿心疼娘亲。”

    谢氏一把搂住顾玥,“玥儿放心,娘亲没事。今晚就让白姨娘伺候你父亲。珊儿说得对,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让你父亲消气,旁的事情暂时不用计较。”

    顾玥不满道:“便宜白姨娘。说到底,还是怪二姐姐。往日没见她闹腾,偏偏今日大闹一场,还连累了娘亲。”

    顾珊说道:“估计二姐姐是让桃红逼得没办法了,不得已才闹这一场。”

    顾玥盯着顾珊,“你又替二姐姐说话。”

    顾珊连忙解释,“我不是替二姐姐说话。桃红在芷兰院所作所为,往日我们都听过不少。若是换做三姐姐处在二姐姐的位置上,哪里能忍三年,怕是三个月不到就得闹起来。”

    顾玥一脸骄傲,“那是!也就二姐姐软弱好欺,竟然让一个丫鬟骑到头上作威作福。她自己没本事,只知道一味纵容桃红,最后被桃红逼到了绝境,都是她活该。”

    顾珊却有不同的见解,“二姐姐行事谨慎,桃红是娘亲安排给她的,她自然得给桃红几分体面。

    只可惜,桃红不守本分,逼得二姐姐忍无可忍。

    二姐姐忍了桃红三年,一朝发难,便置桃红于死地。

    正所谓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之事,又能当机立断,借力除掉桃红,这样的二姐姐,若无意外,将来必成大事。”

    谢氏嗤笑一声,“一个姑娘家,能成什么大事。过两年,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将她打发出去。等她到了夫家,上有公婆,下有妯娌姑子,不信她还能翻起风浪。”

    顾玥连连点头,“娘亲说得对,就该早早地将二姐姐打发出去。免得她在跟前碍眼。”

    顾珊张嘴,欲言又止。见娘亲和三姐姐高兴,她便识趣地没说话。

    不过她并不赞同娘亲的话。二姐姐一出招,就除掉了桃红,又干掉了李婆子一干人,岂是那么好打发的。

    她偷偷叹了一声,又好奇二姐姐接下来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