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欠打
    天气热了起来。

    顾玖的感冒已经治好了,不过身体还是虚,需要慢慢调养。

    一张脸,没有半点血色,一看就是个病秧子。

    顾玖冲镜子里的自己皱了皱鼻子,这模样很有欺骗性。

    任谁见了,都会认为她是个娇娇弱弱的病姑娘,生不出半点防备之心。

    她对自己这张脸很满意。

    更重要的是,她的五官长得很好,等脸上再长点肉就会变得很漂亮。

    青竹急匆匆从外面进来,“姑娘,打听到了。人牙子刚进了二门。”

    顾玖眉眼一弯,笑道:“许久不曾给太太请安。不如就趁今天,你们随我前往上房,给太太请安问好。”

    青竹担心地问道:“姑娘的身体不要紧吧。”

    顾玖浅浅一笑,“放心,走几步路累不到我。青梅,伺候我穿衣,素净一点,别太张扬。”

    “是!”

    青梅挑了一件浅绿色的衣裙给顾玖换上。

    “姑娘,这样行吗?”

    顾玖满意地点头。浅绿色,衬得她的脸越发显白,一脸病弱。

    “时辰不早了,我们赶紧过去。”

    顾玖领着丫鬟,走出了卧房。

    翠守在门口。

    顾玖朝她看去,“翠也跟着去。”

    翠先是惶恐,接着惊讶,再之后是惊喜。

    青竹提醒她,“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跟上。”

    “谢谢姑娘。”

    翠大喜过望,眉眼里都是笑意。

    大半个月时间,顾玖第一次走出芷兰院,心情很好。

    正是初夏季节,园子里郁郁葱葱,景色甚好。

    她想着,改日有机会,提一壶果酒,来此赏月看花,岂不美哉。

    刚走进上房院门,丫鬟还没来得及通报,就听见顾玥清脆的笑声从正屋里传出来。

    顾玖笑了起来,“三妹妹这么开心,怕是有什么好事。”

    守门婆子说道:“三姑娘在太太面前最会逗趣。”

    顾玖笑道:“都说三妹妹是太太的贴身棉袄,果然不错。”

    守门婆子闻言,顿时对顾玖产生了两分好感。

    过去默不作声的二姑娘,说起话来,没想到也这么亲切。

    丫鬟春草从正屋里迎了出来,“太太正惦记着二姑娘,没想到二姑娘就来了。”

    顾玖笑道:“我这人就是经不起惦记。春草姐姐越发美了。”

    春草愣了下,转眼又笑了起来,“二姑娘真会说笑。二姑娘请进。”

    春草打起帘子,顾玖带着丫鬟们走进了正屋。

    屋里光线一暗,适应了一下,顾玖才看清两排,共有二十几个姑娘规规矩矩的站在边上。

    想来,她们都是人牙子带来的,供挑选的丫鬟。

    “给太太请安。”

    顾玖走上前,规规矩矩行了个礼。

    谢氏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二丫头来了。刚才还说起你,这人啊,果然经不起念叨。”

    顾玖拿出手绢掩着唇,轻咳一声,“太太说的是。”

    谢氏盯着顾玖,“二丫头,身子好些了么?”

    顾玖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微微垂眉,“好些了!累太太关心。”

    谢氏面上端庄大气,“你们都是我的子女,我关心你们是应该的。”

    顾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太太最是慈爱。”

    谢氏跟着笑了,笑容不达眼底。

    她对顾玖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当然,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

    “二姐姐,你鼻子真灵。怎么赶巧今儿来给母亲请安,往日怎么不见你来?”

    顾玥似笑非笑地盯着顾玖,分明是想看顾玖的笑话。

    顾玖一本正经地说道:“前些日子,身体不大好,不敢将病气过给太太,故此不敢过来请安。

    最近一两日,身子好了些,陈大夫也说可以出来活动活动。

    想着许久不曾来给太太请安,很是不孝。

    正好,今日早上多喝了半碗粥,身上有些力气,就赶着过来了。”

    顾玖一番话,顿时一个孝顺的形象就树立起来了。

    身体刚刚好,有了点力气,就赶着过来请安问好,这不是孝顺是什么?

    顾玥气死了,“二姐姐口舌好利,次次都是你有理。”

    顾玖轻声说道:“我只是就事论事,不曾夸大其词,更不曾无中生有,也不曾蛮横无理挑拨是非。三妹妹刚才这话,听着总不是滋味。莫非我来给太太请安也有错?”

    “当然没错。二丫头孝顺,我是知道的。”

    谢氏面带笑容,私下里偷偷瞪了眼顾玥。差点被顾玖挖坑埋了,这蠢孩子,还不服气。

    顾珊笑道:“二姐姐的孝心,我们都知道。不过二姐姐也该保重身体。今儿天气热,若是中暑,加重了病情,累得母亲担心,岂非不孝。”

    谢氏暗暗点头,顾珊这话有理。

    顾玖拿着手娟遮住半张脸。

    她就知道,姐妹中,就数顾珊最聪明。不是聪明,而是真聪明,看得透,识大局。

    论软刀子捅人,十个顾玥都比不上一个顾珊。

    顾玖眉眼柔弱地看着顾珊,“多谢四妹妹提醒,身为子女,岂敢不孝。来的时候,也考虑到这个问题。

    不过陈大夫也说过,多晒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只要别大中午的站在太阳下面就行了。”

    顾珊好奇,“陈大夫当真这么说?”

    顾玖点头。

    顾珊说道:“陈大夫和许大夫果然不同。我们病了,许大夫都是嘱咐我们静养。”

    顾玖眉眼一弯,单纯地笑道:“陈大夫的办法有用的。下一次若是妹妹病了,可以一试。”

    谢氏轻咳一声,“什么病不病的,二丫头,说话注意点。”

    顾玖眼神一弱,低头,“太太说的是。四妹妹,你别和我生气。”

    顾珊爽朗一笑,“二姐姐多虑,我不会和你生气。”

    顾玥则哼了一声,“二姐姐,你是在诅咒四妹妹生病吗?你心真坏。”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顾玥果然是欠打。自己不理她,她还来劲了。

    只见顾玖表情一变,委屈得眼泪都下来了,“没想到,我在三妹妹心中,是个心很坏的人。

    不知哪里得罪了三妹妹,还请三妹妹明言,我一定给你道歉。

    本是亲姐妹,却一次次的被三妹妹指责,真的好难过,好伤心。”

    说完,顾玖就捂着心口瘫坐在椅子上,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

    顾玥一脸不爽,“我只是随口说了两句,二姐姐就哭了,还真是个爱哭鬼。”

    顾珊很着急,也很生气。三姐姐为什么总是不吸取教训,上次在芷兰院吃亏都忘了吗?

    更何况今天还当着外人的面,真是一点体面都没有。

    顾珍和顾琳齐齐低下头,半句话不敢说。

    “顾玥,给你二姐姐道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