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身世之痛
    “帮我?”

    顾琤半信半疑。

    “否则本王为何派人将舅舅请来?莫非舅舅以为本王的人,查不出真相吗?”

    刘御眼神笃定,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顾琤蹙眉,心中思绪翻滚。

    刘御又说道:“刘峰主动来找本王,显然是认为唯有本王能帮他。本王若是现在就将他交给舅舅,说不定他找到机会就要逃走。这回他要是逃走,再想找到他可就难了。舅舅也不希望他流落在外,发生点意外,传出不利于顾家的闲言碎语吧。”

    顾琤颓然坐在椅子上,抱着头,很苦恼。

    刘御将茶杯放在他面前,“喝杯茶压压惊。”

    顾琤看着他,“王爷将刘峰的事揽在身上,皇后娘娘同意吗?”

    “母后那里,本王自有主张,舅舅不用担心。”

    “这么说皇后娘娘还不知道刘峰偷偷回京的事情?”

    顾琤脑子转得很快,一下子抓住了关键。

    刘御面色沉稳地说道:“舅舅有没有想过,母后知道刘峰偷偷回京,会如何处置他?”

    顾琤愣住,“会如何处置?”

    刘御面容严肃,“这得看刘峰到底是谁的儿子。如果是楚王的孩子,自然是送回楚王府。如果不是呢?处死刘峰,方能永绝后患。”

    顾琤连连摇头,“娘娘不是嗜杀之人,不会轻易杀人。”

    “这么说,刘峰的确不是楚王的孩子!”

    顾琤张口结舌,他一大把年纪的人,竟然被刘御套路。

    特么的,皇室中人,果然个个都鬼精鬼精。

    一不小心,就着了道,被人套出真话。

    顾琤自嘲一笑。

    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竟然还不如一个年轻人处事老道。

    “事到如今,舅舅还是不肯说实话吗?”刘御施加压力。

    顾琤叹了一声,“下官不是王爷的对手,甘拜下风。”

    刘御面色平静,“舅舅客气!刘峰既然来找本王帮忙,本王理应知道真相。”

    顾琤抹了一把脸,“告诉王爷也无妨!看刘峰的面相,也猜得到刘峰应该不是楚王的孩子。至于他是谁的孩子,恕我不能说。”

    刘御一语道破天机,“他是谢实的孩子,对吗?”

    哐!

    椅子翻滚,顾琤跌落在地上。

    他脸色煞白,明显是受了刺激。

    刘御起身,伸出手,亲自将顾琤扶起来。

    “舅舅反应这么大,看来本王猜对了。”

    顾琤额头冒冷汗,“王爷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刘御笑了笑,“本王说过,本王的人还算有点本事。当年的事情,只要有心,总能查出来。”

    “过了那么多年,王爷从哪里查出来的?”顾琤好奇。

    刘御轻声说道:“自然是从楚王府查出来的。”

    顾琤瞳孔张开,显然是受了惊吓。

    刘御抬手,虚虚一压,“舅舅放心,楚王府的人并没有怀疑刘峰的身世。本王的人,只是从楚王府找到了一点线索,结论是本王自己推导出来。看来,本王推导的结论没错,他的确是谢实的孩子。”

    顾琤一脸狼狈,“王爷现在应该知道,当年我们为何会费尽心机将刘峰送走。”

    刘御直言不讳,“送走刘峰,治标不治本。”

    顾琤苦笑,“王爷说的,下官何尝不知道。可是那时候刘峰还是个半大小子,除了将他送走,找不出更好的办法。”

    “本王理解舅舅的难处。如今刘峰主动找上门,显然他心里头也有些想法。即便要将他送走,也不能以楚王府公子的身份离开。”

    “王爷的意思是?”

    “本王认为,刘峰老大不小,如果不想处死他,那就理应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给他两条路,让他自己选择。”

    “哪两条路?”顾琤很好奇。

    刘御很干脆,“一是改名换姓,以新的身份重新开始。二是保留楚王府公子的身份,但是这辈子都不能出现在京城,不能出现在楚王府,直到楚王和楚王妃过世。”

    顾琤长叹一声,一脸疲惫,“好吧,就按照王爷的办法,给他两条路让他自己选择。”

    “舅舅没话同本王说吗?”

    “王爷已经知道了真相,下官无话可说。”

    刘御却说道:“本王想听听舅舅的真实想法。你想如何处置刘峰?杀了他吗?”

    顾琤摇头,“他毕竟是下官的外甥,他没有犯错,真要说他哪做错了,他最大的错就是投错了胎。不能因为他投错胎,就处死他。下官做不到。”

    刘御了然点头,“舅舅一开始是不是打算继续瞒着他,然后想办法将他送走。”

    “显然这个办法已经不管用。”顾琤自嘲一笑。

    他是真没想到,刘峰会偷偷回到京城,没去楚王府,没去顾府,而是找到齐王府。

    显然在刘峰眼里,刘御比所有人都值得信赖。

    “舅舅随本王去见刘峰,是时候让他知道真相。”

    二人来到隔壁花厅。

    刘峰正激动着,见到跟在齐王刘御身后的顾琤,傻眼了。

    “我……你们……”

    刘御抢先说道:“刘峰,关于你的身世,三舅舅有话同你说。”

    “我的身世?”刘峰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他频频摇头,“什么身世,不要胡说八道!我不就是楚王府庶出公子,还能有什么身世。齐王殿下,你不想帮我,把我赶出去,甚至把我丢入诏狱,怎么着都行。但是你不该将他请来,还说什么身世。你们休想骗我。”

    刘峰显然是受了惊吓,他又想逃。

    顾琤掷地有声,“你不是楚王的孩子,你母亲在进入楚王府之前已经怀了你。”

    “闭嘴,闭嘴!不准你胡说八道!不准你污蔑我娘。我娘不是那样的女人,你们……”

    “你娘为了进入王府,不择手段。她只比你了解得更堕落更下贱,没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顾琤一声怒吼,青筋凸起,神情悲痛。

    顾玥是他的亲妹妹啊,他当着外甥的面如此辱骂顾玥,他心头好受吗?

    他比任何人都难受!

    顾玥脏了!他身为亲哥哥,难辞其咎。

    刘峰还在挣扎,还在否认……

    他似乎陷入了魔怔。

    啪!

    刘御上前两步,抬手打在刘峰的脸上,一连打了几巴掌。

    他目光冷酷地盯着刘峰,“清醒了吗?你对自己的身世,想来早就有了怀疑。现在得知了真相,你面前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改名换姓,重新开始。而是永远离开京城,走得远远的,别回来了。”

    刘峰目光呆愣地望着刘御,“我……事到如今,我哪有什么路可走。”

    刘御表情冷漠,“你的死活,本王并不关心。就算你的身世被人拆穿,闹得人尽皆知,本王同样不关心,最多就是抽空看看你的笑话。真到了那一步,被人指指点点的是楚王府和顾氏一族,丢脸的同样是他们。母后可能也会有点生气。

    至于你的性命,恐怕那时候很多人都希望你死吧。而你,也只有死路一条。本王问你,你是想活,还是想死?如果选择死,本王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刘峰脸色连连变幻,冷汗一滴滴落下,浸透了衣领。

    他张口结舌,好半天才发出声音,“王爷不杀我?”

    刘御板着脸,说道:“本王说了,你的死活,本王根本不关心。”

    “可是我让你们丢脸了。”

    “你是让楚王府,以及顾氏一族丢脸。”

    “我就是个野种,王爷不嫌我恶心,反而还帮我,为什么?”刘峰就是想求个答案。

    刘御想了想,说道:“可能是因为看你太可怜,而你本人并没有犯什么错。死,很简单。活着,对你来说才是煎熬。你将终生背负身世之痛,以一个野种的身份存活于世。”

    刘御说的全是大实话。

    身世之痛,像是蛊虫一样,啃咬着刘峰的身心。

    他抱着头,蹲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

    顾琤不忍心看,却依旧走上前,蹲下来,拍拍他的肩膀,“无论如何,我始终是你舅舅。”

    “啊啊啊……”

    刘峰痛苦哀嚎,身心遭受着摧残。

    他偷偷回到京城,的确是为了弄清楚身世真相。

    同时,他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

    却没想到,转眼之间,一切的希望全都破灭。人生只剩下绝望。

    刘御离开了花厅,将空间留给舅甥二人。

    ……

    天色已经黑透。

    刘峰终于安静下来。

    顾琤一脸疲惫地来到书房面见刘御。

    “今日多谢王爷!”

    “舅舅客气!喝茶吧。”

    顾琤没有客气,端起茶杯一口灌入嘴里。

    他心头也难受,心情很复杂。

    他告诉刘御,“刘峰准备离开京城,永远不回来,还打算换命改姓。他说他不配姓刘。”

    刘御问道:“有什么需要本王帮忙,尽管开口。”

    顾琤搓搓面颊,说道:“下官打算让他姓顾,就叫顾新。身份户籍方面,需要王爷帮个忙。”

    顾新?

    新生吗?

    刘御很干脆地答应下来,“顾新的身份户籍,本王安排人替他办妥。他准备什么时候离开京城,打算去哪里?”

    “拿到新的身份后,就离开京城。他打算去南边,从兵打仗,挣一份前程。”

    “是去大舅舅那里当差吗?”

    “他的身份,我知,王爷知。下官不打算告诉其他人,所以他只是去当兵。大哥不会知道他的存在,也不会照顾他。”

    “本王明白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