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雨沧南 第六章 韩冬
    两日匆匆而过,徐遥在一片灌木里浑身涂满绿色汁液艰难的喘息,他刚刚甩掉一头云狼,云狼是内谷较为常见的开化妖兽,攻击力强,速度一般。

    但这仅仅是对同阶修士而言,一头云狼对于徐遥来说已经很要命了,徐遥用上风行符在用两张烈火符断后,但是区区低阶下品法符只能稍微延缓一下云狼的速度,徐遥经过一番险象环生之后勉强逃脱。

    徐遥一边喘息,一边清点起自己怀中的法符来,这些天一路消耗,只剩下一张风行符,一张烈火符,两张张水箭符了,虽然它们的作用在内谷显得有些微乎其微,但是已经是徐遥为数不多的身家了,徐遥默默的把短匕法器取出来轻轻擦拭。

    其实就武器来说,徐遥还是更习惯于长剑,毕竟杂役院有供杂役弟子修习的剑经,虽然是最低级的,一般剑类法器也是最多的,但是徐遥最后还是选择了这一把不起眼的匕首,是因为它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作为徐遥的底牌。

    那本残缺的《符本纪要》只有寥寥几种低阶法符记载,但是上面缺刚好残留了徐遥练气前期也能使用一种符法密术,用特殊的手法在法器上用符墨绘出法器通灵脉络,用真气蕴养三月,最后再施展灵封之术,可以制作出一种类似符器的一次性法器。

    激发的时候只需要以相应灵符以相应手法激发即可,威力相当于练气三层修士全力一击。这也是徐遥最后的底牌了,当然平常使用时候也就图一个小巧灵便罢了。

    此时离试炼结束还不到两天,根据徐遥对沿途铁线蛇迁徙痕迹的判断,虽然被云狼追的慌不择路,但这里已经离铁线蛇非常近了,徐遥甚至都能味道铁线蛇那股特殊的气味,说明不久前有大批的铁线蛇路过这里。

    徐遥正准备起身,突然却打了个寒颤,正当徐遥疑惑之际,却发现从前方不远处到自己这里,在炎炎大日之下却隐隐有白色冰屑出现,同时前方突然传来万蛇嘶鸣与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徐遥不惊反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迁徙的铁线蛇族群已在前方无疑,徐遥顿时起身前往前方蛇嘶传来之地。

    当徐遥靠近这片地域时,立刻被前方的景象震撼了,在一个四面环谷的寒潭,四处堆满了数不清的蛇尸与妖蟾尸体,寒潭中央一朵如水晶雕刻的一株灵草被一只牛犊大小的六目妖蟾牢牢护住,前方是密密麻麻的妖蟾与铁线蛇前赴后继。

    其中一只水桶粗的铁线蛇王连连击杀各路妖蟾,引得中间六目妖蟾怒啸连连,几次六目欲锁定铁线蛇王,铁线蛇王却总是适时隐没于万蛇之中。

    徐遥环顾四周,白逸嘉等人都在,纷纷占据一方负手而立,四周还夹杂着大量试炼弟子,其中那位抱剑的白发男子站在众人最前方,怀中剑已消失不见,脚下潭水结冰三尺有余,众人对到来的徐遥视而不见,徐遥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只出三击,这玄月果我要三枚,另这只六目妖蟾胃囊和六目归我”白发男子突然出声说到。白逸嘉环顾一周。

    “理应如此,我等请韩冬师兄出手,就是为了封住此妖退路,没想到此妖已进阶六目,已至练气后期,没有韩兄的援手,也无法留下此妖,六目与胃囊归于韩兄我相信在场诸位也是没有异议的。”在场修士更无一人出声,显然是默认了此事。

    白发少年也并不答话,只是脸色淡然的看着前方六目妖蟾所在的寒潭中心。徐遥看到六目妖蟾护住的那株晶莹剔透的灵草有一圈虚幻的果实正在缓缓成形,徐遥定睛数了一下,一共有十二颗,这应该就是白发少年所说玄月灵果了。

    包括白逸嘉,段天明,之前舟上的宫装少女,大腹便便的黄衫少年在内,在场练气四层以上的修士占住寒潭四周的足足有十四位之多,周围夹杂的不下百余虎视眈眈的试炼弟子,明显是僧多粥少。

    不过对于徐遥来说,倒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毕竟以其练气二层的修为来说,不要说去抢了,就是把这株灵草给徐遥,徐遥多半也保不住。

    所以徐遥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拿到铁线蛇胆,退回外谷,然后等试炼结束,想到这里,徐遥便不再理会在场众人与妖兽。

    寒潭之中铁线蛇与寒冰蟾还在疯狂厮杀,而且十四位练气四层以上的高阶弟子也占住了四周,明显不想让其他人染指,徐遥也就放弃了进去捡一条蛇尸就撤离的想法,开始离开了这里在附近寻找比较落单的便于击杀的铁线蛇。

    徐遥的动作并没有隐瞒,不过在场众人没有理会一个练气二层的杂役弟子去留,大多都把目光投向眼前三十余丈的寒潭。此时双方妖兽大多有些力竭,声势也大不如前,而此时玄月灵草越发的晶莹剔透,枝叶上十二颗玄月灵果渐渐有由虚转实的迹象。

    中间的六目妖蟾此时明显紧张了许多,移动妖躯把此灵草挡在了身后,此时场中众人也大多暗暗提起真气,凝而不发,场中渐渐弥漫起一股股萧杀的气息。处在最前端的韩冬此时手中也多了一把霜白法剑,周围也渐渐寒气大盛。

    就在场上气氛已经压抑到极点时,寒潭中央涌出一阵异香,玄月灵果已经彻底成熟,十二颗灵果饱满晶莹,仿佛下一刻就要从玄月灵草上脱落下来,此时六目妖蟾咕叫一声,剩余的妖蟾开始对于四周铁线蛇与在场众人开始了无差别攻击,有的甚至纷纷自爆,一时整个寒潭上空都是飞溅的黑色蟾毒。

    而六目妖蟾趁众人一阵手忙脚乱之际,居然张口一条布满狰狞黑刺的舌头,一阵黑芒一闪而出,玄月灵草竟被缩小形体,拉扯着入了妖蟾口内,然后六目妖蟾竟理也不理在场众人与纠缠不休的铁线蛇,竟一个跳跃,一副要潜入寒潭溜之大吉的样子。

    这时,韩冬动了,其真气引动之下,白发轻舞,冰雪飘飞,一只霜白巨剑渐渐浮现,随即对寒潭狠狠一斩,三十余丈寒潭竟一时竟全部冰封,其中不乏还在相互厮杀的妖蟾与铁线蛇,被冰封在其内如雕塑一般栩栩如生。

    这时在场众人也不约而同的一齐出手,顿时三十余丈寒潭各色灵光闪耀,各式法器穿梭其间,妖蟾一触寒潭冰面,没能潜入,六双狠毒的小眼顿时扫向在场众弟子,同时腹部膨胀而起,喷出一团黑色毒液朝四周分散袭去。

    刚才引领众修的十四名高阶弟子纷纷后退,其余弟子看到前方如此,哪里还敢硬接,纷纷避之不及,一时间寒潭周围惨嚎不断,都是避退不及被六目妖蟾毒液所波及的弟子。

    六目妖蟾吐完毒液后,一只布满狰狞黑刺的舌头不停翻卷,边战边退,六只妖眼同时闪烁不停,开始施展各种天赋法术,让场中众修士疲于应付。

    就在这时六目妖蟾上方浮现一座玲珑金塔狠狠镇压而下,六目妖蟾高速移动的身形顿时一滞,六目妖蟾顿时一阵挣扎,一旁正盘膝掐诀的大肚黄衫少年脸色惨然一白,急然出声,“快,我只能困它两息”。

    一时在场所有高阶弟子纷纷出手,妖蟾避之不及,本就坑坑洼洼的妖躯像是被各色法器犁了一遍,各处渗出血来,一副凄惨无比的样子。

    六目妖蟾大怒,身上的脓包突然一片片爆裂开来,一股股紫色毒液狂涌而出,妖蟾头上金塔灵光瞬间崩灭,摇摇晃晃坠落在地,半紫半金的塔身一副灵性尽失的样子,黄衫少年猛然吐一大口血,面如金纸的连连后退.

    “小心,这紫玉蟾毒能污秽法器,用法符与法术。”,一旁白逸嘉高声道。众人顿时忙不迭的收回法器,开始使用一些法符与擅用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