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雨沧南 第十三章 丹堂
    半日之后,徐遥和姜钰四人出现在了荆棘山脉的外围,徐遥在一旁打坐调息,姜钰则是频频回头跟三人嘱咐什么的样子。

    姜钰出身宗门一个小世家姜家,家族传承在丹药方面颇有特色,跟着她的三个新入门的外门弟子就是其本家弟子。此次姜钰得师长之命,前来内谷取得荆棘山岭的一味灵草,遂起了照拂本家弟子之意。

    其师赐下一张天罗法盘,有遮蔽隐匿之效,姜钰本打算就此欺身至灵草处,得灵根便立即离去,谁知该灵草存身之处已经成了荆棘妖鸟的牺身之所,难度一时激增数倍,勉强尝试后惊动荆棘妖鸟,才会出现一开始四人狼狈下山岭的一幕。

    姜钰想和徐遥联手的原因就是因为该洞穴共有雌雄妖鸟两只,姜钰一人应付有力未逮,其余三人面对荆棘妖鸟纯是累赘,久战不下惊动其他妖鸟很可能陷入重围,到时便是插翅难逃。

    姜钰的计划也很简单,跟徐遥靠天罗法盘再次隐匿至灵草所在洞穴,由徐遥出声吸引住两只荆棘妖鸟离开洞穴,姜钰则立即采集灵草,待徐遥甩脱之后在现在两人立足之地汇合,无论事成与不成,姜钰会以三十枚凝气丹,三枚轻身丹相谢,姜钰更是言明可以出手帮忙一起解决荆棘妖鸟,所得荆棘妖鸟尾羽,俱归徐遥所有。

    徐遥听到姜钰的条件不由的怦然心动,凝气丹是外门弟子之间交易的主要货币,毕竟练气期的修炼大多都离不开这种药性温和的基础丹药,宗门一月一粒的配额无疑与杯水车薪,远远不够日常的修行。

    一张下品法符价值略等于一颗凝气丹,一柄制式下品法器不过也只是百余枚凝气丹的价格,所以三十枚凝气丹几乎抵得上三分之一的法器了,虽然仅仅是最低阶的法器,更何况有三个更加珍贵的轻身丹,姜钰还同意出手帮忙收集荆棘妖鸟尾羽。

    徐遥思忖片刻,引开荆棘妖鸟肯定是有风险的,但是如果事先谋划,操作得当,自己还是有很大的把握。所以徐遥答应了下来,只是跟姜钰提出了自己需要半天的时间准备,姜钰欣然应允,徐遥随即离开,半日之后徐遥返回,就出现了两人即将上山,姜钰最后叮嘱剩余三人一幕。

    姜钰随即开启了罗天法盘,与徐遥一起隐匿身形,开始潜入荆棘山岭,徐遥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一边观察着姜钰手中罗天法盘,显然对这种强力法器还是有一丝的好奇,“这是我师尊灵玉长老赐予的上品法器,这次任务之后便要收回的,上品法器妙用无穷,但妾身修为不精,即使在师尊的帮助下,也只能开启最基本的隐匿身形的功效”姜钰突然在一旁出声道。

    徐遥顿时有些讪讪暗自咋舌,姜钰不过练气中期,即使是暂时赐予,上品法器也显得太过贵重了,在外门便得元丹长老青睐有加,这是很多内门弟子都想象不到待遇,看来姜钰也应该是这一代丹堂弟子里面的佼佼者了,徐遥一时有些出神。

    其实在姜钰眼里徐遥也是神秘的紧,一个练气三层弟子也敢在内谷晃来晃去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面对堪比练气中期修士的荆棘妖鸟也是不咸不淡的很快解决,就算是战堂弟子这也实属夸张,一柄制式法器却用的出神入化,还有连作为丹堂长老记名弟子的她都没有的阵盘,委实一个怪胎。

    姜钰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得盯着徐遥,徐遥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忍不住一声轻咳,姜钰俏脸微微一红也意识到不妥,别过脸去。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默契的加快了速度。

    很快两人都到了姜钰所提到的荆棘妖鸟栖身的山洞,徐遥仔细观察了一下山洞四周,这里属于荆棘妖岭的半山腰,筑巢的荆棘妖鸟相对要少,不过地势已经很陡峭了,这个山洞就在一段峭壁上,四周光秃秃的没有什么树木,确实不利于隐蔽和躲藏。

    而罗天法盘的隐匿效果在姜钰手上也着实有限,靠近妖兽一定高度范围妖兽就会警觉,一路上倒是可以避过,不过要进山洞采集灵根,便避无可避了。

    徐遥先示意姜钰停下来,然后和姜钰仔细查探了四周的地形,然后在山洞外默默思虑了一阵,然后给姜钰使了个眼色,把法盘递给姜钰,姜钰递给徐遥一张法符便立即后退,消失在了四周,洞穴中顿时传来了一声警惕的鸣叫。

    徐遥对自己的暴露毫无反应,一拍法符,法符瞬间碎裂,一轮风刃向山谷激射而出,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后狂奔,洞穴里立刻传来两声愤怒的嘶鸣,一只格外雄壮的荆棘妖鸟从中窜出,朝徐遥逃窜的方向疾驰而。

    同时周边洞穴不停有荆棘妖鸟响应,飞出一起跟随最先那一头荆棘妖鸟,徐遥感应到只有一头雄鸟追过来,顿时皱了皱眉,不过眼下这种情况他也无法可想,只能暗暗祈祷姜钰能够自己能够搞定,自己是爱莫能助了。随即徐遥也不再多想,往身上拍了一张风行符,开始按自己预想的路径开始后撤。

    往身上拍了已经是第三张风行符,徐遥暗暗皱眉,自己的身法是一大弱点,面对开化妖兽的时候往往要依靠符箓之力,长期以往必成大患,必须要为自己挑一门好的身法了。

    徐遥看了看后面还缀着的四只荆棘妖鸟,随即头也不回的继续逃窜,等到其终于再甩掉一只时,徐遥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看身上已经灵光暗淡的风行符顿时嘴角一抽,开始向与姜钰约定的地点开始靠近。

    丛林间,三只荆棘妖鸟低空呼啸而过,紧紧得追着树林中不断跳跃闪躲前行徐遥,不时一道道风刃旋转斩下,徐遥总是能从容躲过,就这么一追一逃之间,突然,一阵土黄色光幕拔地而起从四周升上天空再覆盖而下,把三只妖鸟笼罩了进去。

    三只妖鸟正惊疑不定之际,面前就出现了笑意盈盈的姜钰和另外如临大敌的三人,妖鸟背后的徐遥也咬牙切齿的看着身上的灵力耗尽的化为灰烬风行符,开始贴上一张岩甲符恶狠狠的盯着三只荆棘妖鸟。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熟悉了荆棘妖鸟的战斗方式,连三个充当姜钰拖油瓶角色的弟子也懂得游斗纠缠的必要性了,没有盲目冒进,荆棘妖鸟如果成群结队一起激发尾羽那是避无可避,但是只有三只的话,那么它们被阵容笼罩进来那一刻,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一个时辰之后,徐遥手中就又出现了六支荆棘妖鸟尾羽了和姜钰赠予的丹药了,徐遥看着手中的尾羽,沉吟一番,开始向一旁的姜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