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你把她藏哪儿了!
    陆倾言一把推开了副总办公室的门,直接冲了进去。他一把抓起坐在办公桌前的左丰,用力瞪着他,厉声问道:“秦晓璐去哪儿了?!”

    左丰被他突然的大力勒的有些喘不过气,他拼命的抓住陆倾言的手臂,使劲的拉了下来。他整了整自己被拉乱的西装领带,对着陆倾言怒道:“你发什么疯!”

    陆倾言的双眼冒出怒火,“你问我发什么疯?我还要问你呢!秦晓璐是不是来找过你,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陆倾言!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我藏晓璐干什么?!”左丰对陆倾言突然的质问感到生气,“还有,晓璐怎么了?”

    晓璐晓璐,叫的还真他妈的亲热!

    陆倾言突然暴起,他赤红着眼睛狠狠的一拍桌子,表情十分骇人。“左丰!你不要演戏了!你跟秦晓璐的事我全都知道,你是不是跟她有一腿?她离家出走不是去你那儿了还能去哪儿?!”

    “砰”的一声,陆倾言脸上猝不及防的挨了一拳,左丰握着拳头愤怒的吼道:“什么叫晓璐跟我有一腿,晓璐要真跟我有一腿,哪里还轮得到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做她的丈夫!”

    “咚”的一声,左丰胸前被陆倾言狠狠揍了一拳,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往后退了几步,后背撞上了实木书柜的玻璃门,撞的门“哐哐”作响。左丰揉着自己的前胸,吃痛的靠住柜门,靠着意志力勉强的站立着,他不想在陆倾言这情敌面前露出一丝脆弱,他已经做过他的手下败将,不能再输一次。

    “我告诉你。”陆倾言脸色狰狞的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吼道:“就算她跟你有一腿,你也做不了她的丈夫,秦晓璐她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我的女人!”

    左丰对这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失去了耐性,他反手拎住陆倾言的领子,大声的骂道:“陆倾言,你怎么能这么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晓璐在你眼里,就只是个可以拿来炫耀的战利品吗?!你从一开始接近她就动机不纯,你跟她结婚也是为了报复她的父亲。你最终成功了,胜利了,你报仇了,可是晓璐呢,她何其无辜,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参与过你家的事,为什么她要被你这样无情的对待!”

    陆倾言眼前似乎又浮现了秦晓璐哭泣的身影,那时她也这样一边哭着一边问,她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她。

    趁着陆倾言情绪动摇的时候,左丰一把用力推开了他,他喘着粗气,看着这个他嫉妒了快十年的男人,言语之间也失去了礼数。

    “晓璐跟着你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你从跟她结婚起,就开始在外面风流闹绯闻,晓璐爱你,所以她选择了忍耐,一直期望着有一天你会浪子回头,可是她没想到,你根本就不是浪子,哪里会回头!”

    “你是不是觉得只要表现出最爱晓璐的样子就可以随意彩旗飘飘了?你让晓璐整天以泪洗面,她曾经是那么骄傲的大小姐,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怨妇,这都是拜你所赐!你到底是有什么脸,能说出她是你女人这种恶心的话!”

    “呵呵哈哈哈。”陆倾言突然发出了一声闷笑,他抬起头,充满轻蔑和鄙视的看着左丰,“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还敢教训我?”不等左丰再度愤怒的开口,他蔑视的看着他,“一个会趁着自己喜欢的女人醉的神志不清的时候占她便宜的男人,不是比我更恶心吗?”

    左丰的脸色变的有些苍白,他故作镇定的说:“你在说什么。”

    “需要我提醒你吗?”陆倾言嘲讽的看着他,“那天白子欣来公司的时候,你拉着晓璐去喝闷酒,然后趁着她醉酒的时候跟她去开了房,我没说错吧。”

    “我承认那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拉着晓璐去喝酒,这样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了。但是,我没有对晓璐动手动脚!”

    “你以为我会信吗!”陆倾言觉得左丰简直是在把他当白痴,“我去酒店接晓璐,结果一开门她脱口而出的就是你的名字,你跟我说你没对她做什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

    “陆倾言,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有人送上门就照单全收,全然不顾他人感受的!”左丰面色有些悲戚,“那天你是不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才去酒店找到晓璐的?”

    陆倾言表情染上了一丝疑惑,“你怎么知道……”

    左丰的表情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因为那个电话,是我打的。”

    什么?!!陆倾言此时真的是大吃一惊,他之前想了很多人,就是没想到电话居然是当事人的左丰打给他的。

    “那天,晓璐喝醉了,她说了很多你的事,快乐的,高兴的,甜蜜的,还有悲伤的,你的每一件事她都记得很清楚,你对她的好她记得,你对她的不好她也记得,她很痛苦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不把她继续当作一个水晶娃娃摆着。”

    陆倾言愣愣的,左丰的话几乎可以让他描绘出当时的秦晓璐,因为这样的她,他已经见过好多次。

    “但是她哭了再多次,痛苦了再多次,也从未说过一句不爱你的话,爱你,已经刻入了她的骨髓。”左丰捂住了脸,“我非常想取代你,我认为我一定可以给晓璐幸福,但是晓璐她选择的不是我,就算是她最无助的时候,她还是选择了你,我真的是很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

    陆倾言怔怔的站在那儿,也顾不上被其他听到他们的动静匆匆跑过来的员工们围观,他失魂落魄的滑坐在沙发上,脑海里全是秦晓璐。

    欢喜的秦晓璐,高兴的秦晓璐,伤心的秦晓璐,难过的秦晓璐,一切的一切都在最后汇聚成了一个离开的背影。

    你是对我多失望,才选择了离开?陆倾言将脸深深的埋进了手心,两行清泪无声的流下,落在了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