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能潮降临 第十章 佳人异能暴乱,高温不退
    木凡头皮一麻,

    一式踏鬼门间不容发使了出来。

    右脚踏鬼门,送尔入黄泉。

    踏鬼门这招腿法凌厉,右脚起时,无影无踪,捉摸不定,同时力量极大,中者非死即伤。

    这是真正的杀人技法!

    一级丧尸没有意识,根本不懂得躲闪,虽然它们想躲也躲不过去,踏鬼门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强大的力量卷起了一道狂风,丧尸的头颅生生被踏进了胸膛之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级魂点+1”

    木凡心有余悸地擦了擦头顶的汗,就差一点他自己就进鬼门关了,刚才的踏鬼门抽空了他身体的力量,双脚不断打着哆嗦,坐倒在地。

    他现在只能发出一招踏鬼门。

    木凡颤抖地掏出晶核,将晶核吸收。

    晶核化作一道水流进了镇宇鼎的小肚肚,他感觉自身的力量毫无变化,只是镇宇鼎上的裂缝消失了一丝丝。

    “怎么没有事不过三成就。”木凡遗憾地想到。

    对于这个什么成就系统,随机抽奖,木凡还没搞明白,一问,呆呆的镇宇鼎就会回复“权限不足”

    烦死了。

    缓了一会,才回复了些气力。

    别看木凡一下子就杀了三头一级丧尸,就觉得丧尸很弱。

    其实一级异能者如果对上一级丧尸,多半丧尸赢面更大。

    毕竟丧尸不知疼痛,不知疲倦。

    除了脑袋被砍掉,其他器官有没有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人类只要一旦丧尸化,力量就是原来的几倍,速度也是提高了许多,所以一级异能者想要单杀一头丧尸,难度不亚于普通人想要杀死一个世界搏击冠军。

    “救命啊!”一声男高音响彻云霄,激起飞鸟无数。

    木凡透着帐篷的口子看到远方有一个男的被丧尸发现了。

    他本来藏在树上,可惜还是没躲过丧尸。

    一头丧尸正攀着树,两只手抓住树皮,由于太过用力,手指都陷进树皮里,一道道血顺着手指流出。

    丧尸毫无知觉,眼里只有树上的美味,张大着嘴向上爬去。

    “爸妈,救命啊。”树上的男人看着树下的丧尸,狰狞的脸吓的他双股乱颤,使不出任何力量,只能无助地哀嚎着。

    可惜命运女神没有降临,丧尸越来越接近,

    “又一个可怜虫。”木凡瞥了男人一眼,眼睛里透着同情,

    只是丧尸太多,他这么冲上去,人没救出来,自己就已经搭进去了。

    而且,他又不认识那个男的。

    他才不会学什么路见不平一声吼,行侠仗义的英雄行为。

    “救命啊救命。”男人哀嚎着,眼泪已经流满了眼眶,两脚两手死死地抱住树枝。

    “嗷。”

    丧尸终于爬到树上,兴奋地张大嘴,一口将男人的耳朵咬了下来,咯吱咯吱地咀嚼着,神情很是享受。

    “我不要死,饶了我。”男人有气无力地哀求道,可惜丧尸没有怜悯。

    丧尸兴奋地跃到男人身上,男人手一松,两人就这么掉了下去。

    扑通一声巨响,

    丧尸砸在地上,清脆的骨折声响起,他的腿折了。

    可是丧尸浑然不觉,右脚掌呈现九十度的弯折,却毫无痛觉。

    他就这么撑着脚站了起来,然后兴奋地趴在男人身上啃啮着他的内脏,长长的肠子流了一地,弯弯绕绕,胃也被掏了出来,丢弃在一旁。

    “安息吧。”木凡心里想到,这就是真真切切的末世景象,

    没有希望,只有绝望。

    人类成了待宰的羔羊,被一口一口的啃食。

    木凡依着记忆,小心翼翼地跑到一顶帐篷边,往里一看,

    果然柳若丹在里面。

    可现在柳若丹的状态很不对劲。

    她浑身泛着赤红倒在地上,双眼紧闭,昏迷了。

    旁边躺着两头丧尸,丧尸已经死了。

    木凡赶忙上前用手摸了摸柳若丹的额头,

    好烫,

    她的额头有五十多度。

    很反常。

    人类怎么可能达到这么高的温度,这样脑子都会烧坏了。

    可是柳若丹呼吸平稳,好像睡着了一般。

    “这是怎么了?”

    木凡感觉到柳若丹身上竟然隐隐有着异能波动,很是惊讶。

    难不成柳若丹也是被光团砸中了?跟自己以前一样要觉醒异能了。

    他撑着下巴,思忖着是不是要找点水来降温,再这么烧下去,就怕出什么意外。

    “川姐姐,川姐姐。”木凡心中默念。

    忘川修长婀娜的身影在木凡心中浮现,打着呵欠,一脸没有睡醒的样子。

    她斜斜瞥了木凡一眼,不满地说道:“你才吸收了几颗晶核,还是最低级的一级晶核,我醒的时间可不多。老这么打扰我,信不信我打你。”

    说着作势欲打,吓得木凡赶忙护住自己英俊的脸。

    “你帮我看下她是怎么了?”木凡着急地问道。

    忘川瞥了外面的柳若丹一眼,撇了撇嘴,意味深长地说道:“她这是异能暴乱了。喏,看到死了的那两头丧尸了吗?”

    木凡点了点头。

    忘川接着说道:“她觉醒的时候碰到那两头丧尸了,在杀死丧尸的同时,她的异能暴乱了。”

    木凡心中一惊,着急地问道:“那怎么办?怎么救她?”

    忘川意味深长地看了木凡一眼,微笑地说道:“幸亏遇到了你。你抱住她,用帝黄泉功平复她的异能就可以了。”

    木凡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道:“川姐姐,不要开玩笑了。男女授受不亲。我怎么好意思抱她。”

    忘川娇笑道:“没想到你还很纯情,还是个雏鸟?”

    木凡尴尬地挠头,没有回答。

    “我懂了。哈哈。”

    笑完,她的身影消失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木凡看着脸泛赤红的柳若丹。

    蹁跹佳人,

    不负“倾国倾城”四字,

    全身散发着如同罂粟花一般的诱惑。

    美,

    真是太美了。

    木凡颤抖地握住柳若丹的手,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握住一个女人的手,心脏砰砰砰感觉都要跳出来了。

    “我不是轻薄,这是为了救你。“木凡喃喃自语,给自己打气,并压下心中的绮念。

    他还是不好意思抱住柳若丹,只能试着用手看能不能让她降温。

    兴许是感觉到木凡冰凉的手,

    柳若丹一下子就扑了过来,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抱住木凡,

    两手两脚都挂在他的身上。

    木凡紧张地脸上发烫,满面赤红,又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